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沧江烟月远梦归

那时的风景那时的情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悉尼卡布拉马塔:辛酸中成长的华人社区[原创]  

2015-06-16 01:46:01|  分类: 澳大利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多少年来,孩童时的一个画面一直刻在我的脑海:在故乡的高岗上,春天的季节里,在繁花似锦的草地上,好多好多的蒲公英。我很喜欢那茸茸的一团。轻轻地拔起来,对着明亮的太阳,看阳光透过时,蒲公英晶莹剔透,像一个有很多白色纹路的水晶球。我那时最开心的是,轻轻一吹,那茸茸的小球,马上就变成一个个的降落伞,蓝天下,那一个个小伞在风中飘啊飘啊,我也跟着跳啊,笑啊,在风中去追那一个个的降落伞,直到他们被风吹得很高很高,然后飘得很远很远,远得我再也追不上看不见。那时我好羡慕,如果我也可以像蒲公英一样,可以那么轻盈地飞到远方,飞到天涯海角,想去哪就去哪,那该多好呀!
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
此时,站在悉尼远郊Cabramatta的牌坊下,在明媚的阳光中,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想起小时候蒲公英在风中四处飘舞的画面。那时候天还是很蓝很蓝的,很蓝很蓝的蓝天的衬托下,在风中那一朵朵的小伞显得那样洁白。小时候,我觉得那画面是那么美,美得人很想唱歌:

草地上,风儿吹,蒲公英,打瞌睡,梦见怀里小宝宝,变成伞兵天上飞……

可是今天,当我身处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,在异国这个华人社区的街上,我却突然对飞舞的蒲公英有了异样的感觉,感觉到随风而飞的蒲公英其实是那么弱小、无助——风中的蒲公英不是飘舞,而是飘散,或者说飘零。一阵风来,就吹散了它的兄弟姐妹,从此它就再也决定不了自己的方向,从此,风吹到哪里,它就只能飘向哪里,也许会飘到一个未知的地方落地生根,也许根本就无法落地,更不能生根——人有时候真的就像无法左右自己归宿的蒲公英,就像这Cabramatta社区来自越南的十几万华人。
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
2015年06月16日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Cabramatta曾经是悉尼的一颗毒瘤,过去这里是让悉尼人谈之色变2015年06月16日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的犯罪之都。过去悉尼人谈到Cabramatta, 一定会有朋友会告诉你,要想活得长些,别去Cabramatta, 那里黑帮横行,贩毒、凶杀是家常便饭。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里聚焦了十几万从越南逃难漂泊到这里的难民(其中大部分是越南华人),因为他们的穷困,因为他们在澳大利亚这个社会中的卑微。

命运多舛,用这个词形容定居Cabramatta的华人一点也不过分。上个世纪的70、80年代,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,这些华人从异国越南逃了出来,(此处省略500字,因为我发不出来),在经过沉船、疾病、一轮轮海盗的抢劫和强奸等常人无法想像的磨难后,逃亡的300万人,有一半殒命海上。后来又经过漫长的非人的难民营生活之后,其中的十二万人来到了澳大利亚。 

澳大利亚接收的这些难民被安置到了Cabramatta。第一代难民到了澳大利亚后,只能做些低级的工作,因此生活仍然十分穷困。贫穷和犯罪总是一对孪生兄弟,在相当一段时间内,Cabramatta这个以越南华人为主的社区贩毒猖獗,治安混乱,是悉尼人不敢轻易踏足的地方。

带着对这个华人社区的好奇,我周末来到了这里。星期天的午后,当我站在Cabramatta的大街上时,看着这个虽然不算繁华但很热闹的小镇,这似乎和我印象中的那个恶名远扬的犯罪之都不太一样。街上是购物和逛街的人流,熙熙攘攘,摩肩接踵,人流的密集程度甚至比悉尼的CBD还要大。
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
  和悉尼CBD不同的是,这里的面孔90%以上是亚洲面孔
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几个购物中心和市场挤满了人,可知苦难中诞生的Cabramatta华人社区,已是人丁兴旺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
 
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 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
 
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
 
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 
华文、越南文、英文都是这里的通用文字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 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他们把中国的生活习惯和传统带到了这里,在这里一代代传承着中国的文化。
中国式的大红灯笼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 中国式的居士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中国式的神龟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 
在Cabramatta的广场,我看到这个雕塑时,这雕塑反映的护犊情深的中国式家庭伦理深深感染了我。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在这里,你甚至看到很多在中国几近绝迹的布匹店,从那里我似乎找回了童年时代的一些记忆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
 
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  
当然也融合了许多其它国家的物质和文化形态,包括这些来自异国的泰国茄子和我叫不上名字的蔬菜。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 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 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第一次在悉尼看到在街边摆摊卖菜的,让我想起上海的马路菜市场。从这个街边摆摊卖菜的老人身上,我可以看出这里人们的生活还不都是很富足。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但是他们已经有很多空闲时间去享受生活。
悉尼Cabramatta:海外华人一段辛酸史[原创] - 远梦归 - 沧江烟月远梦归
        时间已近黄昏,当我要离开Cabramatta时,我再次经过Cabramatte那座标志性的牌坊,在黄昏暖暖的余晖中,牌坊显得金碧辉煌。我走近牌楼,看到那用华文、越南文、英文写下的文字,知道在这片土地上,这些从异乡又逃到异乡的华人已经落地生根了,他们就像那被风吹起的蒲公英,在风中,那一朵朵的白色的降落伞带着一颗颗的种子飘洋过海,飘到世界的各个角落。东南亚、欧洲、美洲、澳洲……我所有到过的地方,都会发现总有华人在那里落地生根,一代代地延续,我,不能不佩服华人顽强的生命力。 正像一首咏蒲公英的诗所写的:

嫩绿芊芊心雅娴,

碧玉胜嫦娟,

芳姿赢得舞絮,

寻梦青云九天。

不错,正是为了一个梦,一个追求美好生活的梦,一代代的华人即使要飞过九天青云,也要找到一方适合自己的水土,落地生根,这就是一代代追梦华人的坚强、执着,也是让我觉得他们可敬的地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7)| 评论(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